野在巴楚


来源: 国际文化艺术传媒   时间:2021-07-26 17:30:51





    吴重生(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出版社总编辑、“大美中国行”活动组委会秘书长)
    巴楚,一听名字,我的脑海里马上跳出来“巴山楚水”四字,然而我错了。导游小陶告诉我,巴楚县地处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和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巴楚是巴尔楚克的简称。“巴尔楚克,全有也。这里水草丰茂,故名。”
    小陶解释说,“巴尔楚克”还有个别称叫“玛拉巴什”,即维吾尔语“鹿首”之意。无论是“全有也”,还是“鹿首”,都寄寓了人们对这一方宝地的祝愿和期许。汉语“鹿”谐音“乐”,“快鹿”者,“快乐”也。
    如果说“吃在某地、游在某地、住在某地”,是一些地方可以相互“克隆”的旅游宣传广告语,那么,窃以为,“野在巴楚”,则是巴楚的专利。当今社会,人们的生活节奏和工作节奏都很快。有的人甚至来不及欣赏春花秋月,猛然抬头看日历,发现又过去了一年。快节奏导致了人心浮躁。很多人在职场里西装革履,正襟危坐。下班了放假了,迫切需要找个地方“野”一下,以放飞自我,放松心情。
    我所说的“野”,不是“野蛮”的“野”,而是回归人性本真的一种“野”。东汉许慎编著的《说文解字》里说:“野,郊外也。”巴楚县的总面积比省会城市乌鲁木齐全市的行政区域还要大。这里有沙漠、戈壁、雪山、草甸、雅丹地貌、平原水库,更有世界罕见的大面积胡杨林生长区,使人有“一入林中深似海,疑心世上无甲子”之慨。很多人疑心巴楚是江南的一块飞地,作为一名“江南人”,我在心底里暗自感叹:巴楚不但有江南“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的秀美,而且有塞上“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美。
    只有去过巴楚的人,才会知道,什么叫“原野”,什么叫“一望无际”。一个“野”字,将巴楚的旅游资源“一网打尽”。倘若你坐上吉普,在巴楚的原野上纵横,从红日初升到满天星光,身旁是无边的胡杨林或者一望无垠的沙漠,那是一种何等惬意的体验!
    到巴楚,黑山是必去的一个景点。初闻“黑山”二字,我的脑海里出现的是连绵不断的黑黢黢的山脉。到了现场一看,方知,此“山”非彼“山”。黑山位于夏河胡杨林场与塔克拉玛干沙漠临界点,因火山爆发而形成,因地表黑色而得名。黑山并非由隆起的山峦组成,像是一片由柏油浇筑而成的宽广无比的平原。地表土质坚硬,车行其上,不用担心轮胎会凹陷下去。举目仰望,除了蓝天就是广袤无垠的黑土地,使人疑心自己来到了火星。万里无云的盛夏之夜,因为没有光污染,当你置身于巴楚的沙漠或者黑山地面,仰望星空,你会发现,人与自然是如此的水乳交融,天地之间只有一个“你”!
    人是由野性和神性组合而成的生命体。人的野性,说白了就是对自由的追求和向往。巴楚人打造“野在巴楚”的文旅品牌,就是希望在法律和道德的框架内,实现人的自由精神的高度释放。野在巴楚的“野”,可以作名词解释为原野、野外,“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也可以作动词解释为“撒野”,“你若撒野,我定把酒奉陪”。无论是在巴楚街头邂逅的城里人,还是在乡村路上偶遇的农民,脸上都写满了富足、快乐的神情。我在巴楚县城的街头看到梅花鹿的雕塑,更加确信这是一座快乐之城。
    如果你看了万顷胡杨林还觉得不过瘾,可以到马蹄山看看山脚下的两棵“千年胡杨王”。都说“千年老树有精灵,夜半岩间坐看星”。这两棵胡杨树树身需要数人合抱,听说每棵树的叶子有三种以上不同的形状,令人啧啧稀奇。
    巴楚境内的唐王城,传说是唐玄奘西天取经途经之地。这个昔日繁华之城,如今只剩下几处大土丘。使人在慨叹沧海桑田的同时,也从心底里感受到文物保护的紧迫性。
    我们是从阿克苏出发去巴楚的,前来迎接我们的巴楚县文旅局领导特地设计了一条从下河林场入城的线路,虽然增加了几个小时的车程,但使我们有幸领略了巴楚林场所辖316万亩全世界最大连片原始胡杨林的壮观景象。当我登上40米高的林场防火铁塔,远眺无边无际的胡杨林时,不仅感到震撼,周身也仿佛被甘霖劈头盖脸地浇注了一遍,令人神清气爽。
    巴楚隶属于喀什地区。俗话说“不到喀什就不算到新疆”。假如你没逛过巴扎,就不能说接触过真正的新疆民族文化。巴扎是维吾尔语,意为集市、农贸市场,它遍布新疆城乡。在南疆维吾尔人聚居地区,差不多每个乡镇、交通路口,都有巴扎。巴楚县色力布亚巴扎是新疆南疆最大的巴扎,这个镇子有“南疆第一镇”的美称。假如你去的时候,恰逢该镇举办巴扎的日子,那么恭喜你,你不但有眼福,而且有口福了!
    巴楚的社会治安很好,各族人民安居乐业。巴楚是产棉大县,百万亩棉花目前已开播,上千台棉花精量播种机正奔跑在田地上。播种棉花的驾驶员只需按播种要求设置好相关数据,拖拉机就会在卫星导航系统引导下,按规划路线自动驾驶和精准、精量播种。当地种植棉花,从棉花播种、浇水施肥到采摘,每个环节都能机械化操作。尤其在棉花采摘环节,上百万亩棉花田,看上去白茫茫一片,无边无沿。棉农解放了双手,通过遥控器就能指挥机器大面积采摘棉花。“种棉花”和“采棉花”已成为巴楚别样的风景。
    我突发奇想,如果能开发北斗播种“棉花种采”亲子体验游项目,不但能让内地的孩子体验祖国的幅员辽阔,而且能亲身感受高科技给美丽乡村带来的新变化,岂不美哉?
    如果有一天,朋友冲着在城市森林中奔波忙碌的你大喊一声:“走!到巴楚去撒野!”,你千万不要感到惊奇,因为巴楚人有让你“撒野”的底气和豪气。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国际文化艺术传媒”,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13804373525。

今日要闻

世界著名艺术评论家理查德·韦恩再度撰文高度评价黄建南 世界著名艺术评论家理查德·韦恩再度撰文高度评价黄建南

热点新闻

热点舆情



版权所有:国际文化艺术传媒 备案号:苏ICP备17008585号-2